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保险知识 >> 内容

保险+互联网的鲨鱼效应

时间:2015-8-2 21:11:11

没有鱼鳔的鲨鱼为何能在鱼类中称王称霸,皆源自它有着一套独特的生存法则。如若放之于商业,大概可以理解为不同于传统的盈利模式吧!

  接连获批的民营系保险公司、保险中介公司等市场经营主体的出现,亦被媒体、市场解读为“第三波扩容潮”,被寄予“鲶鱼”的期待。殊不知,今非昔比,政策门槛的放低、投资渠道的放行,民营资本期待资金池式险企操作模式终可成型,如果再加上可满足保费端需求的互联网+,民营资本对保险行业的期许不再是一条四处游荡的“鲶鱼”,而是化身为大杀四方的“鲨鱼”。

  小史:民资痴守的大饼早年的民营资本吃尽了保险行业的苦头,甚至可以铩羽而归形容。

  中国保险业第一波真正意义上的、大范围的民资介入可追溯至2005年前后,那也是中国保险行业的第一次大扩容,短短三两年间,先后批筹了40余家保险公司。其中民营保险公司的数量达到五成左右。

  国民人寿、平泰人寿、华夏人寿、昭德人寿、联合人寿、国信人寿、国华人寿、颐和人寿、阳光健康、昆仑健康、正华健康、永诚财险、华农财险、安华农险、万全汽车保险、渤海财险、东安财险、安邦财险皆为那时的民营险企,如今看还识得几家?

  名字的更替,多半意味着股权的更迭,几经变化的险企名称足以道出这批民营保险公司的苦楚。原本计划好的“以保费收入为自身产业的发展提供资金支持”的巴菲特式梦想,在无奈的发展环境中零落成泥碾作尘。

  数年来,民营资本痴守着那个名为巴菲特的大饼,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所主导的保险企业股权变动频繁。

  事后分析,那一批民营资本“巴菲特式”的梦想本无错,错在他们生不逢时。销售为王的保险行业,这批民营保险公司早已错过了渠道建立的黄金年代。无论是九十年代的个险渠道,还是新世纪(38.80, -1.48, -3.67%)之初的银保渠道,均被大型险企牢牢占据着,运行在高成本、高费用的粗放发展模式之上,仅剩不多的效益也被它们以规模优势占据着。

  旧版“国十条”都未诞生的年代,保险资金投资渠道少得可怜,好不容易盼来了旧版“国十条”带来的股票、基金等权益类投资领域,还赶上了一个大号的股灾。2008年的投资收益仅有1.91%,银行一年定存还有2.5%。这对理财型产品为主的中国保险业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本就以高昂代价得来保费收入,却面临着无的放矢的投资尴尬。作为保险公司持续经营的两个轮子:承保和投资的渠道皆不顺畅的前提下,资本实力本就相对较弱的民营资本何去何从?

  逆转:还要等待一个人的到来尽管很多民营资本在保险行业败兴而归,但保险公司的吸金能力摆在那里,依旧极大吸引着民营资本的目光。尤其是监管层对于民营资本进入保险行业限制的不断放宽,又进一步推动民营资本对保险行业的介入。

  2011年的《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放开了单一股东20%持股比例的上限,2012年保监会发布的《关于鼓励和支持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实施意见》则明确民营股东亦可打破20%持股比例的上限,2014年实施的《保险公司收购合并管理办法》更是从出资方式、股东资质、同业并购等方面进一步放宽了民营资本的进入门槛。

  接连政策利好的情况下,趁着地方法人险企兴起的机会民营资本陆续涌入。2010年以来,利安人寿、华汇人寿、前海人寿、珠江人寿、弘康人寿、复星保德信等成为新兴民资险企先后成立。

  2011年底,保监会换届,项俊波成为新一任保监会主席。“攘外必先安内”的系列严厉治理行业内生态环境之后,放开了几乎所有的投资渠道,成为行业福利。

  “有位才有为”的大保险思路之下,民营资本沸腾了。解决了投资出口的问题,剩下的承保端对于那些资本大鳄而言就是个体力活,目标直指简单、直接、粗暴的银保短期趸交产品。

  熟知国内银保渠道者皆可知,对于拥有强横的投资能力、悠深的政商资源的资本大鳄而言,银保渠道成本、银行网点资源还算是个事儿吗?稍早些的安邦、生命,近年的华夏、天安不都是这个路子吗?看看前海、珠江的关联交易总该明白这个思路了吧?

  持续火爆的银保销售并未带来监管期待的场景,2014年银监会终于无法忍受银保渠道的“存单变保单”、片面夸大受益等误导现象,保监会也无法坐视“长险短做”、高现价产品带来的资金错配等风险不理,两会联手发布整顿银保渠道:继续叫停驻点销售、限制银行网点接洽险企数量、提高保障产品份额等。

  对于高度依赖银保业务的平台类保险公司而言,银保新政导致他们的保费收入出现滑铁卢。如果找不到弥补保费下滑的方法和渠道,期限错配产生的风险就会加剧,现金流压力就会增加。平台类的民营险企必须找到新的承保出口。

  进化:互联网的翅膀无论承认与否,银保渠道的市场地位正在逐步改变,其市场份额逐渐被个险、网销、电销等新型的渠道挤占。其中,互联网渠道被认为是大势所趋。尤其是传统个险渠道发展乏力的中小保险公司,近年来高度依赖于网销业务。

  公开数据显示,目前市场上过半数的保险公司开展了互联网保险业务。2014 年,人身险网销实现保费收入353亿元,增长549%。反观同期银保渠道,在银保新政的监管高压下,逐渐走下高增长的神坛。2014年银行保险渠道业务占人身险业务的比重为39%,同比上升2.3个百分点。

  对于那些有着“巴菲特式”梦想的民营险企而言,互联网的出现恰好又一次解决了他们对于承保端的诉求。相对于银保渠道,源自互联网的消费者有着年轻化、粘性高等优势。

  同时,互联网销售成本也占据相当优势。同样是理财型产品、同样是渠道端,银行和保险公司是竞争关系,而很多的互联网平台和险企之间是互补关系。

  更为重要的是,监管态度的明朗化。近日,央行[微博]、三会等十部委联手发布《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鼓励、支持互联网金融创新。

  连批三家民营性质颇重的互联网保险公司后,保监会也明确表态“为进一步发挥保险业在互联网金融专业化方面的先发优势,有序增加专业互联网保险公司试点机构”。

  “互联网+”的天时、银保滑落的地利,如果再有投资能力的人和,抢在偿二代实施之前,平台型险企有什么理由不能把成本更低的银保式吸金模式移植到互联网领域呢?如果再有一张互联网寿险的专属牌照那定是极好的。

  当然,鲨鱼的玩法也并非适合每一家民营类险企,毕竟鲨鱼的生存法则太过血腥。

 
  • 昆山保险网(www.kspingan.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法律免责声明:本网站并非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的官方网站。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对本网站所载内容是否恰当、是否适宜销售不做任何担保。关于本网站所载资料的准确性、精确性和可靠性方面所引发的任何后果,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不做任何担保,亦不做任何陈述。本网站不应被视为在任何国家向任何人销售产品的要约或请求。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不承担由本网站所引起的任何责任和损失。本网站上的相关产品信息以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网站:www.e-chinalife.com上的介绍为准。